服饰零售文化与商业的终极悖论

精于核算的工业社会必须孕育出不懂核算的顾客。假如服装出产者和消费都有着同样的意识,衣服将只能在其损耗极低的情况下购买及出产。盛行时装和所有的盛行事物一样,靠的就是这两种意识的落差,互为陌路。为了钝化购买者的核算意识,必须给事物罩上一层面纱——意象的、理性的、意义的面纱,创造出一种虚像,使之成为消费意象。

这种消费环境下,服饰本质上就是一个不断更新换代的产品。在更新换代的过程中,服饰又不可避免发生库存。

这些库存反而会反噬服饰零售企业,给企业带来沉重的本钱担负。这个文化与商业的悖论简直逃无可逃,在消费遇冷的情况下更是如此。

招商证券本年6月17日发布的一组数据就提到。2019年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还在不断放缓。顾客在当下环境下,消费底气不行充足。

在更新换代的出产逻辑以及预期下滑的持币消费的矛盾中,2019年的服饰零售企业恰恰正在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。

2018年二季度以来遭到终端需求不振影响,职业整体增加呈现放缓,盈利才能目标(净利率)和营运才能目标(存货、应收账款周转)、计提目标的连续走弱。

职业收入增加放缓、净利润下滑。计算服饰零售职业分归于十个子职业的38家公司,职业2018年算计收入1286.95亿元,同比增10.76%,2019年一季度算计收入331.66亿元,同比增5.55%。

对比历史增速,职业2017年比较2016年增加显着提速,收入增速自个位数提升至14%,2018年收入增速比较2017年放缓至11%,2019年一季度进一步放缓至6%。

呈现这一情况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服饰库存问题。

在营运才能方面,2018年以来存货周转先加快后放缓、应收账款周转持续放缓。

经历过2012-2016年调整期消化库存,2017年职业存货周转呈现改善、该趋势延续到了2018年,显现职业在运营和货品管控方面的效率有所提升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